44天900万人感染新冠,韩国“K防疫”如何继续

44天900万人感染新冠,韩国“K防疫”如何继续

近一个月,韩国新冠确诊病例爆发式增长,该国引以为豪的“K防疫”(韩式防疫)面临挑战。

韩国自2020年1月20日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至2022年2月6日,累计确诊病例超100万例,而在时隔仅44天(2月7日到3月23日)后,确诊即破千万例。根据Worldmeter实时统计数据,从3月23日至25日,韩国是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

目前,韩国逾20%的人口都曾感染过或正感染着新冠病毒。尽管如此,韩国本月开始小幅放宽私人聚会人数限制以及入境人员的隔离要求。

“这可能是我们应对新冠疫情的最后一次重大危机。” 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社会战略组组长孙映莱在3月16日的会议上表示,如果克服这次危机,人们将更接近正常生活。然而,韩国保健医疗工会23日警告,事实上医疗体系正在崩溃。

感染率和死亡率的正反面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3月25日通报,过去24小时该国新增确诊病例33.9万例,累计确诊超1110万例。

与此同时,韩国新增重症和死亡病例也呈上升趋势,25日现有重症患者1085例,连续18天保持四位数。截至3月23日的一周内,日均死亡病例达346例。

据《韩民族日报》23日报道,韩国专家分析称,若算上“隐藏的确诊病例”,实际累计确诊病例数将高出目前通报数量的2倍左右。韩国全国有20%的人确诊,应认为有40%左右的人产生了自然抗体,扩散势头会有所减弱。

不过,变异毒株使疫情变得难以预测。韩国疾病管理厅厅长郑银敬2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毒株BA.2在韩国确诊病例中的占比迅速上升,近四周检出率从10.3%升至41.4%。受此影响,疫情触顶时间恐将推迟,形势或进一步恶化。

据《亚洲日报》22日报道,目前正在韩国迅速扩散的变异毒株BA.2较BA.1传播更快,且初期很难通过核酸检测区分,被称为“隐形变异毒株”,目前大部分奥密克戎BA.2感染者为无症状感染。

此轮疫情中,韩国医护人员感染情况增多,医疗系统运作雪上加霜。韩国保健医疗产业工会3月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因确诊新冠而被隔离的医疗机构职员占全体职员的5%至6%左右。传染病专科医院釜山医疗院目前共有300多张病床,平均每天有170至200多名新冠确诊患者入院,由于人力不足,多半护士上班时连吃饭时间都申请不到。

同样承受着巨大压力的还有殡葬场所。据韩国卫生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21日,首尔市28家火葬场的利用率为114.2%。韩国政府21日要求全国60家火葬场延长营业时间,各地的殡仪馆被要求扩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韩国近期新增死亡病例有所增加,总体新冠致死率并不高。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3月25日的数据显示,新冠平均致死率为0.13%。韩国卫生部门称,季节性流感的致死率为0.05~0.1%。

《纽约时报》报道指出,韩国新冠死亡率低一定程度上得益于疫苗接种率高。根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3月22日通报,完成第二剂疫苗接种的人口比例为86.6%,三剂疫苗接种者占比63.2%。

孙映莱3月1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境内新冠致死率接近季节性流感。但考虑到确诊病例增加和重症病例、死亡病例增加存在一定的时差,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或将在疫情触顶后持续增加一段时间。

防疫策略的摇摆与摸索

“到现在还没有患上新冠肺炎的韩国成年人,都是人际关系有问题的人。” 大韩疫苗协会副会长、庆尚南道医生协会传染病对策委员长马尚赫3月16日在脸书上发文,遭到网友猛烈抨击。

马尚赫随后删除了上述言论,并解释称“只是想强调在确诊率很高的情况下,任何人都难以避免感染”。他的表述存在问题,却也反映了一部分韩国人已将疫情视为常态,而且政府也在逐渐放宽防疫措施。

为了减轻个体户和小工商业者的痛苦及国民在日常生活中感到的不便,韩国政府决定,从3月21日起私人聚会限员将由6人放宽至8人。另外,从21日起,对完成新冠疫苗接种并在韩国进行疫苗接种登记的海外入境者,免除七天隔离。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22日报道,在韩国政府发布免除海外入境者隔离的方针以后,海外旅游和机票预订量呈现剧增势头。其中关岛和塞班岛等南太平洋地区旅游航线的预订量占比最高。

在医疗应对方面,从3月25日起,韩国将不再对60岁以上高龄和免疫低下的确诊患者进行重点管理,而是划为普通治疗对象。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政府表示,政策修改为了让高风险确诊患者更迅速获取医药品处方,因为被认定为重点管理对象后,医生开具处方药需经过繁杂行政程序。但有看法认为,此举意味着政府最终放弃了对高危群体的管理。

由于目前韩国仍无法供应足够的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而且有很多用药禁忌,高危人群仍然依赖于一些特定的处方药。为解决这一困境,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23日表示,批准默沙东(MSD)新冠口服药莫努匹韦(Molnupiravir)的紧急使用授权,将引进10万人份量。

韩国身处新一波疫情高峰,急需政府积极应对疫情和经济危机,但新旧政权交替却并不顺利。3月初总统选举过后,现任总统文在寅和当选总统尹锡悦尚未会面,就总统办公室搬迁问题产生了分歧。

半个月前,尹锡悦发表当选感言时表示,将立即着手讨论新冠疫情下,个体户和小工商业者经济损失的补偿和紧急救助方案,以及防疫和确诊患者治疗等问题。近日,他正式表态将编排追加预算来落实补偿,但是关于具体防疫和医疗方案,鲜有提及。

在新冠疫情暴发早期,相比西方发达国家,韩国的疫情管控措施被外界所称道,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曾在2020年10月赞赏韩国“高效抗疫”,当时文在寅表示,“K防疫”是全体国民付出努力的结果。去年11月初,韩国曾推出“与新冠共存”策略,但一个多月后就再次收紧防疫政策。

眼下,韩国政府即将换届,有日媒嘲讽称,“K防疫崩坏,将成为文在寅的负面遗产。”

44天900万人感染新冠,韩国“K防疫”如何继续近一个月,韩国新冠确诊病例爆发式增长,该国引以为豪的“K防疫”(韩式防疫)面临挑战。韩国自2020年1月20日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至2022年2月6日,…